🍾Ding~

超人本命/RDJ/蝙超超蝙/Riz Ahmed/二三代绿红/DC壮哉
MARVEL主虫铁铁虫
高达初阶

[P站文repo]感情論两篇

stoic fishtank:

看过的赤安文不算多,这两篇是最喜欢的没有之一,不知道有没有人翻过,因为太喜欢了所以repo一下,不过基本上做到逐句总结了(ntm)


这两篇的特点和萌点是自然而然萌生的感情和逐渐变质的关系,由一点一滴的小细节呈现出来,几乎每句话都或深或浅地体现出箭头,字里行间的感情越来越浓,最后变成杀伤力非常大的无意识homo……莫名其妙就塞了一嘴狗粮。


第一篇是赤井视角,第二篇是安室视角,结局在第二篇。


从情节和文风看有点像木原。我喜欢这个调调所以对这两篇非常没有抵抗力0~_(:з」∠)_






注意:


赤井受伤养病设定


安室会用honey trap的设定


想看帅气的两个人这篇里基本是没有的(安室在不涉及赤井的地方倒还有一咪咪(。反之是蠢蠢的,像初中生一样学着谈恋爱,会互相试探、患得患失甚至扭打起来(好像也挺正常)的两个人


有拉灯。作者是拉灯党,但我得说她拉的灯因为在剧情里水到渠成,经常比不少纯肉美味










振动系感情论


【赤井视角,原地址


开头是赤井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眼前一片黑,什么也听不到,但右手好像被什么人握着。他感到眼睛上蒙着什么东西,一摸发现是绷带。他觉得有人凑过来了,以为对方想说话,但只能听到细细的噪音一样的声音,好像在让他不要扯绷带。他收回左手,有人抓住他的手,翻过来掌心朝上,然后在上面写字,他等了一会发现在写自己的名字。


于是他点点头,对方好像很震惊一样握住了他的手,他觉得那只手很温暖,不知为何就安心下来了。接着他问,你是谁。这句话他隐隐约约能听到。对方在他手上写了安室三个字,然后继续写,你的耳朵和眼睛做了手术,问,你记得吗。


赤井冲安室的方向点点头,想起来是怎么回事了。时间点在剧场版后,双方算是合作关系,但安室还是条件反射对赤井炸毛,虽然赤井觉得东都水族馆事件稍稍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但离相互信赖的伙伴还差得远。


这次的事件是,某个恐怖组织在召开国际会议的建筑物里设置了几处炸药,赤井和柯南跑过去的时候安室他们已经在进行拆弹作业了,当时附属建筑里正在召开小学生作文比赛颁奖典礼,有不少孩子,安室让他们帮助疏导学生。逃生的时候有个学生的奖状掉下楼梯,小孩跑去捡,赤井去追,这时旁边一个花盆里的炸弹正好炸了,他就是因为爆炸的冲击和巨响受的伤。


于是赤井问自己当时抱着的那个孩子怎么样了,安室说没事,一点轻伤。之后安室和目暮警官谈话去了,柯南出现并表示了慰问,朱蒂老师出现并骂赤井乱来,医生出现做了检查。


第二天赤井醒来的时候发现又有人握着他的手,这人在他手心里写,早上好。【啊真可爱】他知道是安室,于是继续问昨天没问完的事。因为他基本听不见,安室只能一笔一划写给他,虽然耗时甚久但一点也没有不耐烦。安室告诉他完全痊愈需要至少一个月,赤井笑着说这伤比想象中轻,就感觉安室重重地朝他手心吹了一口气,把他的手丢开了。【可爱2hit】他感觉这是生气的意思。安室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于是赤井在床上拍来拍去找他,连脚都用上了。【。】才碰到安室的手,虽然能轻松甩开他,但安室还是乖乖的让他握着。赤井说抱歉,让你担心了。安室恨恨地在他手心里写,我可没有。赤井说,谢谢……你比我想的温柔多了。安室写,杀了你。【可爱3hit】赤井说,厚……现在你要杀我可是简单得很。安室的手指暴躁地刮他掌心。赤井想想安室此刻内心阴影面积就轻轻笑了,说我知道,现在你就算杀了我也没法满足吧。安室捏了他手一下表示肯定。赤井说等我好了再跟你打。安室写,就这么说定了。【可爱4hit】赤井就又笑了。


住院的几天里,都是安室来照顾赤井,赤井问他不忙吗,安室说因为之前的爆炸事件存在疑点,赤井看到的定时炸弹和他们之前拆的好像不是一个组织埋下的,所以要等赤井视力恢复以后看看他能想起什么线索来,现在安室算是在保护关键证人,所以基本都陪在赤井身边。因为在医院里太无聊了,听不到也看不到,赤井没事就握着安室的手玩,安室就会骂他烦,不过安室飞快地习惯了照料他的起居,已经到了赤井一说渴就会有插着吸管的冰凉饮料递到嘴边的程度。赤井以前也因为各种大伤小伤进过医院,但从来没到这种两个感官都被剥夺的地步,不过安室无微不至的照料倒也让他不觉得不方便。赤井道谢的话,安室就会轻轻握一下他的手,赤井印象里那个用仇恨的目光死瞪着他的安室已经不见了,他觉得安室对他态度的转变还挺让人不好意思的。


之后,因为媒体涌进医院,赤井只好提前出院,安室说要先带他回自己家,因为安室家安保设施比较严密,之后再转移到证人保护所一类的地方。于是赤井坐着轮椅来到安室家,安室帮他脱掉鞋,带他站起来,摸着墙壁走到卧室,安室写,累了吗?赤井说,有点。安室写,那就睡吧。半睡半醒的时候,赤井在枕头上闻到一股隐约的香气,想起来这几天安室来照顾自己的时候都会闻到这个味道,他想难道这张床是安室的吗,就睡着了。


同居之后赤井发现安室是个非常勤快的人,就算自己现在看不见,安室也能事事打点到位,不会让他感到哪里不方便。他问安室你之前有这么照顾过什么人吗,安室说没有。赤井想,现在的安室对自己的态度与对之前的“赤井秀一”截然不同,现在他是把自己看作“受伤的赤井秀一”来照顾的,所以才会这样体贴,赤井想起之前柯南对自己说过,安室其实是个非常好的人,深受下属的喜爱,不过当时赤井想的是“公安都是抖M吗”,如果安室一直像现在这样温柔,自己也不会误解他了。这是早年他们作为莱伊和波本打交道时不了解的事。


赤井在家养病的时候,安室调整了作息,除了下午以外的时间都待在家里。安室出门以后,赤井在屋里转得无聊,最后会在玄关坐下等他。家门打开的时候,赤井感到空气的些微振动,就伸出手去。安室握住他的手,揽过他的头靠在自己胸前,说,又在等我?赤井说,太闲了。安室说,在屋里等不好吗。赤井说,无聊。安室说,你怎么像等主人回家的狗一样。赤井说,你这个公寓能养宠物吗?从头靠着的胸口传来“小型的可以”的回答。【普通的对话为什么这么甜】


两个人是在同居第三天发现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交流的。那天赤井绊到地毯差点摔趴,安室眼疾手快把他抱住了,赤井清晰地听到安室问“没事吧”,于是说,我听到你说话了。两个人发现可以这样通过骨骼传声,终于不用在手心写字了。【标题里“振动系”的意思】


当晚赤井坐在沙发上,安室站在后面抱住他的头讨论这次的爆炸事件,因为保持这个姿势太久,第二天两个人都肌肉酸痛,于是开始寻找舒服的姿势,发现最合适的姿势是赤井坐在沙发上,安室横向坐在他腿上,抱着他的头。安室有点不愿意,但为了交流也没办法,所以从那以后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安室总坐在赤井腿上。虽然安室说反正又不是女人也不算被占了便宜,但赤井觉得这份体重和直接传进耳朵深处的声音让人心情愉快,从那时起一点点有了动心的感觉。两个人睡前也会聊,所以会抱着睡着,久而久之竟然都习惯了。


摘下绷带的时候,赤井第一眼看到的是安室有点担心的脸,安室立刻变了个表情冷冷地瞪着他,不过赤井知道安室伪装下的温柔。听力还没有完全好,只能在安静的房间里隐约听到别人说话。医生走后,安室嘴上说着你可给我添了不少麻烦啊,一边给赤井准备了护眼灯,两个人开始研究收集好的资料。在研究的两天里,赤井经常要休息眼睛,虽然能勉强对话但还会有听不清的时候,为了方便只好又抱起安室。研究结论是这次犯罪集团共有三个,这时电话响了,报告说又有地方爆炸了。


两个人跑到警局发现柯南也在,听说少年侦探团在调查时碰上犯人,灰原让小伙伴们成功逃脱,自己被抓走了。在推断出犯人所在地后柯南一个人先冲过去了,赤井追不上他,发信告诉安室地点,然后在警局通过柯南的眼镜传送的视频看到了犯罪团伙的老窝和被捆住的灰原。这时柯南踩碎了一个箱子,被对方发现并包围,对方刚抡起铁棍就被踹飞了。安室帅气登场。赤井看着他的后背心想这是这几天来我一直抱着的家伙。【攻欣赏受真是好大一个萌点】绷紧的背肌,看上去纤细实则结实的双腿,还有传递出身体素质超强这一信息的肤色,自己现在都很喜欢。现在安室已经成为他可以信赖的人之一了。【……充满了xing意味的眼光】


不久后安室带着一帮人凯旋,赤井觉得伤痕累累地抱着柯南的安室果然在人群里很抢眼啊。【好感度↑不过我觉得这里赤井从一开始好感度就很高了】安室发现赤井在叫他,就放下柯南,过来跟詹姆斯和朱蒂说了两句,给他们一些文件看,赤井打算从沙发上站起来,安室没让,自己走过来了,赤井拍拍大腿,安室就自然而然地坐到他腿上,把他的头抱到胸口,问,能听见吗?赤井知道他是注意到自己听不清别人说话了。于是安室给他看他们发现的新证据。伸手在文件上比划的时候头和胸口拉开了一点距离,赤井就拽拽安室的领带让他调整,【小动作萌】安室就让赤井把头靠在自己颈边。赤井为了固定这个姿势伸手抱住安室的后背,安室也一如既往环着他的肩。


他们在资助恐怖活动的名单里发现了一个跨国公司,安室就说不错啊,这种机构最容易混进去了。赤井说你很感兴趣?安室说这可是我擅长的事,微微笑起来,赤井就抬起抱着他后背的手去抚摸他的头发,提醒他加强武装,小心点。安室说知道,也不看看我是谁。赤井觉得他自信满满笑起来的样子非常美,想报以笑容,突然觉得眼睛疼,向后靠到沙发背上,安室有些担心地看着他,赤井说没事就是有点用眼过度,安室说回去给你用毛巾热敷吧。伸手帮他按摩眉心。赤井想,毛巾热敷听起来就很舒服,于是道谢,然后发现说这些话的时候两个人没贴在一起但自己听得很清楚,这才发现会议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鸦雀无声。其他人都张大嘴瞪着他们。【这段交谈和互动确实能让人合金眼报废……太不环保了】


安室跟赤井面面相觑。安室说怎么回事,赤井说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安室说不知道啊,你那些同事没事吧,中魔咒石化了吗。赤井说你的下属还都滚到地上去了哪,被谁下毒了吗。就在这时满脸通红地瞪着他们的朱蒂突然僵硬地动了一下,赤安一起发出了哦哦的声音。安室说魔法消失了呢,赤井说太好了哪朱蒂。【好喜欢这种一边拌嘴一边us against the world的感觉,无意识放大闪】


朱蒂说好什么好!你们俩,干什么呢!


赤安对视一眼,无须确认,真相只有一个:在说话。


朱蒂气呼呼地冲过来说不是那回事吧!吓得赤安抱在一起。【至于这么夸张吗】安室说怎么啦FBI,对老百姓大呼小叫可不是公仆作风,所以我才讨厌美国人,你是不是缺钙啊。赤井插嘴说女人嘛总会因为各种原因缺钙的这很正常,要理解。安室说那吃点小鱼干嘛。赤井说小鱼干?安室说每天早上给你喝的味噌汤里的高汤就是用小鱼干熬的。赤井说你还特地用鱼干熬汤?安室说做饭可是不能马虎的,另外熬完汤的鱼干绞碎以后还可以撒在饭上。赤井说那个味道不错,你做饭真好吃啊。安室说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赤井说这句话你说过一遍了。【好甜】


眼看着两个人越说越跑题,朱蒂一拳捶在桌子上,然后指着他们说,这种事要做回家去做!远处的柯南举手表示赞成。


赤井眼睛和耳朵都恢复以后也没搬走,一直待在安室家里。两个人习惯了躺在一张床上的感觉以后就能这么睡着了,反而觉得一个人睡觉寂寞起来。但这也不是说只要能感到怀中的体温和心跳,不管和谁睡都可以。赤井觉得是自己先发现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变质的。发现自己的感情后,在每天同床共枕的生活中,就很难维持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了。安室对同事说自己跟大型犬一起睡觉,不过是以身体为代价渐渐意识到公狗一年到头都会发情这件事的。具体过程,就不详述了。【hhhhh】






流动系感情论


【安室视角,原地址


开始是赤井在事件发生一个月后已经完全康复,为了不影响安室尽快回到工作中去,他提出要搬走。安室同意了并帮他收拾东西。


然后倒叙。


安室回忆事件发生前自己跟赤井的关系:不好简单归纳,但是一看到赤井就头脑发热要撩架。但那一天赤井为了救小孩受了重伤。安室现场检查发现是眼睛受了伤,不禁颤抖起来,他知道后果可能很严重,万一失明那么赤井狙击手的职业生涯就结束了。他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是这种发展。【你不是讨厌他么hhhhh】


手术后医生说他真是非常幸运,假以时日可以康复如初,于是柯南说“我去帮赤井桑拿换洗衣服”一溜烟跑了,安室想说咦为什么是你去拿,不过被风见打断了,FBI公安和警察开始研究这次的事件。


几天后赤井被从ICU转移到一般病房,但意识还没恢复,安室看着他包绷带的样子觉得心很痛,【啧啧】看不到赤井苔绿的眼睛听不到他低沉的声音,【这么充满爱恋的形容是怎么回事】安室感觉躺在床上的好像不是他本人一样,竟然感到一种近似寂寞的情绪,【啧啧啧】于是安室一边把玩着赤井输液的手【哪里不对】一边说,你还想不想起来了,大家都在担心你。然后赤井就醒了,慢慢向他转过头来,交握的手指摸索着安室的手指查探情况。然后省略和上一篇一样的剧情若干字。赤井知道身边这个人是安室的时候有点惊讶,安室想这可以理解。接下来几天都用在掌心写字的方式交流,虽然费时费力,但安室不觉得是件麻烦事。


偶尔安室写的什么东西会让赤井笑起来,有时候就算没在写字赤井也握着安室的手在他的指缝里探险一样摸来摸去,然后用低哑的声音喊他已经听习惯的假名,还对飘进来的咖啡香气吸鼻子。安室就想自己其实一直避免去思考关于这家伙的事,除了以前在组织共事那段时间以外就没有跟他好好打过交道,不过那时候也多亏苏格兰当缓冲剂,但两个人只要不打架也就不会正眼看对方,结果后来变成自己追杀赤井了。不过这个追杀对象现在好好地坐在自己面前,也是够不可思议的。


之后为了保护赤井,安室把他转移到自己家里。安室让部下留心自家周边动向,独自包揽了保护赤井安全的全部工作。安室让赤井睡自己的床,赤井秒睡,安室拿出客用被子在他旁边躺下,两个人之后就一直这么睡了。


一起生活后安室才发现以往一脸牛逼哄哄让公安吃了好几次瘪的赤井在某些意想不到的地方非常弱,比如他明明能飞快记住房间结构和家具位置,却分不出衣服的里外,还会系错扣子,有时候看他拿着牙刷呆站在那里不知道干嘛,听他说“你的牙膏怎么味道不对”才发现他挤的是洗面奶。安室忍不住吐槽你没事吧,你拆枪的技术哪去了,通过气味分辨物品是否有毒的能力死掉了吗。不过赤井的道理是枪的部件和人身体又不一样,牙膏洗面奶就是因为没毒才分辨不出来。虽然洗澡上厕所一开始就能自己做,但是直到取下绷带为止,赤井吃饭的时候都要安室帮忙。起初安室会告诉赤井盘子的几点钟方向有什么食物,赤井答应了果断下叉子,结果直接差点把整块黄油塞进嘴里,于是安室只好握着他的手帮他叉东西,然后看到他像雏鸟一样张嘴继而乖乖地咀嚼的样子,就算对象是赤井,安室心中也会油然而生一股保护欲。【啧啧】


安室就自我安慰说自己现在做的工作都是为了守护国家,虽然这家伙已经不是日本籍了但好歹还流着日本人的血,所以自己才想保护他的,绝对是这个原因。【啧啧啧】


然后他们发现了骨骼传声的交流方法,安室想起贝多芬晚年失明又失聪就是咬着装在钢琴上的牙刷【百度说是木棒】作曲的。因为太久没听到别人的声音了,他俩说完话以后赤井也不想离开安室胸口。两个人确定了最舒服的交流姿势以后,安室在一瞬间意识到别人看到会怎么想,但反正是在家里没人能看到,也就不管了。安室就算为组织收集情报时会以身体为饵色诱目标,但也没有像现在这样频繁,向来都是获得情报就撤,已经很久很久没跟人这样每天一起睡到天亮了,赤井睡着睡着还会搂他,把脸埋在他颈窝里嗅,又让安室想起大型犬来。


安室觉得当时的自己完全是被气氛蛊惑了,顺水推舟地接受了一切发展。【同学们注意点题(敲黑板)这就是标题里“流动系”的意思】当时的赤井在他眼里是一个武力值超高头脑也很强的男神形象,但是受了伤,正是这种想法让他接纳了明明那么痛恨的对象,然后在共同生活时发现这样一个人也是个普通人,并不完美,也有吊儿郎当的时候,安室这么想着就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后来赤井摘绷带了,但听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安室看材料的时候就会坐在他腿上抱着他的头,一边跟他说话一边挠他下巴摸他头发。【…………】


然后是解救灰原事件。之后安室蹲在柯南面前说,我知道你不是普通的小学生,但你的身体还是小孩,这次如果我晚来一步,后果不堪设想,赤井得多担心你啊,万一你出了什么事,他肯定会后悔当时怎么没把你拦下来。【很好已经开始站在人家立场上思考了】你是很聪明,但也不要太逞强,有的事还得交给大人来做。


然后是三方会师对策本部的当众搂搂抱抱事件。


之后赤井继续住在安室家里,两个人的关系发生变化,是事件解决后十天的事情。那一段时间赤井基本康复了,为了复健偶尔会做点变装跟柯南出去购物,【安室:猫皮下绝对是你!】与此同时安室忙工作。虽然回家已经很晚了,赤井还是一直等着他,确认他回来了才睡。安室洗完澡吃完赤井做的东西,就悄悄钻到他们一起睡觉的床上,赤井就算睡着了也能感知到安室的气息,会伸手把他搂进怀里。在安静的床上靠在一起,能听到两人份的心跳。安室想既然赤井听力恢复了,其实他们没必要这么抱着睡了,不知道该不该提议分床。如果是赤井先提出的,安室肯定就答应了,但赤井对一起睡一点意见都没有,完全没提。安室想这家伙本来就让人捉摸不透。


然后有一天,安室在洗碗的时候,赤井走到他身后,声音不大地说了一句,安室君我想抱你。那语气完全跟“安室君明天晚上吃咖喱吧”一样淡定,一点起伏都没有。安室不由得“诶?”了一声,刚转过身就被捏住下巴搂住腰深吻了。安室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想抵抗,只是在接吻结束时小声问了一句“你认真的吗”,赤井的回答是扣住他牛仔裤的臀部贴向自己股间,安室说我还有个锅没洗呢,事后回想这句话真是一点拒绝的意思都没有。


然后两个人贪婪地做了。事后安室躺在赤井怀里呆呆地向上看他,赤井像吃饱喝足的肉食猛兽一样眯着眼睛拨开黏在安室额头上的头发。安室觉得此前赤井受伤时变淡的烟味重新浓烈起来,似乎在隐隐向自己宣告是时候结束了。虽然安室随波逐流让两个人的关系发展到了这一步,但结局一直很明确,赤井离开安室家重新变回赤井秀一时,安室必须重新开始憎恨他。


在那之后,只要赤井想,安室就会跟他做。虽然什么都做了,但赤井从来没有说过一句类似表白的话。安室认为赤井只是选他做暂时的pao友而已,自己应该感到荣幸,他明白这个时候自己已经爱上赤井了。


于是安室说你明天就搬走吧的时候,赤井没表现得多惊讶。安室给柯南打电话请他来开欢送会,然后最后一次让赤井看家,自己去百货商店买食材。买完后发现有一家新开的老牌男士服饰店在搞活动,安室看上了一个钥匙包,稍微想了一下就买下来,还放在一个小盒子里打上蝴蝶结。他想之前赤井出院自己也没送过什么东西,如果赤井不收,他就自留。


安室到家的时候柯南已经来了,柯南一脸懵逼,安室看看起居室也明白了,赤井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超不爽地抽烟。安室把柯南拉到厨房里做菜,柯南问安室知不知道赤井怎么了,从来没见过他那么臭的脸。安室说我也不知道,早上还挺正常的。于是安室让柯南去摆桌子,自己把一个月来记住的赤井喜欢的菜做了个全,做菜的时候就看到起居室里烟雾缭绕。


做饭间隙,安室回到卧室,打开床头柜最下面的小保险箱,拿出了他第一眼看到那个钥匙包的时候想到的东西。是自己家的钥匙。他想如果把放着钥匙的钥匙包送给赤井,那家伙会有什么表情呢,是惊讶还是开心?然后又觉得自己挺傻的,根本不可能的事。于是安室又把那把钥匙塞进衬衫口袋里,这其实是要给柯南的,因为柯南最近需要来查资料,安室又不总在家。


做好饭后赤井还是那个样子,坐在摆满饭菜的桌边也一脸不爽。安室觉得这家伙像这样长时间把“爷不高兴”写在脸上的情况实在太罕见了,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安室看不下去了,说你够了吧。


赤井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伸手去拿烟,安室拍开他的手瞪回去,柯南急着打圆场,赤井啧了一声。然后安室就怒了。


安室朝赤井扔了一个沙拉碗,被躲过去了,接着扔啤酒杯,因为距离太近弹开了,浇了两个人一身。安室挥拳要揍赤井被赤井抓住了手,想挣脱结果挣扎中两个人滚到地上,赤井坐在安室身上不让他动,安室骂他卑鄙赤井说到底谁比较卑鄙啊。


赤井凑到安室耳边说,你这么戏弄我很开心吗,波本?


安室一听到这个名字就忘了挣扎,抬头看到赤井苔绿色的眼睛,明白这双眼睛属于莱伊和赤井秀一,自己这一个月来照料的那只受伤的野兽已经完全消失了。所以说刚才那句话的人是自己应该继续憎恨下去的赤井。


赤井说,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你还是不看我一眼吗?


安室发现赤井在摸他的侧腹,他想踹赤井,但被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于是他问,你说什么?


赤井说,我之前向你求爱,对你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安室说哈?!赤井眨眼看着他。


安室说,求……爱?微微向左偏头,赤井也跟着他偏。


安室问什么时候的事。赤井说就在我第一次抱你的那天。安室心想不记得赤井说过类似的话。赤井说,我说了我想抱你。


安室说就那个啊?!赤井说是啊。安室说那叫求爱?!赤井说不是吗。安室突然就全身无力了。赤井说,原来我的意思你没get到吗。刚才还粗暴压制安室的手抚摸着他的脸颊。


安室说真抱歉,确实没get到,你不是一向很会说漂亮话吗。【这个观众可以证明,赤井虽然台词不多但说出口的都太精准撩人】赤井说对你的感情有点难用语言表达,因为比较复杂。然后移开手去吻安室的脸颊,安室的脸嗖的变烫了,心想本以为是自己单恋,原来赤井一直有这个意思。安室突然觉得很害羞,想挣脱但还是被压得动不了。


赤井说你的回答呢?安室支支吾吾。赤井慢悠悠咬着安室的耳朵说,我想知道你喜不喜欢我,零。听到自己的真名流进耳中,安室简直情难自已,于是说赤井,赤井说嗯,安室吞吞吐吐地说我喜欢你。赤井说,谢谢,同时吻了下去。【为什么要道谢!感到了奇怪的萌】糅合了烟草和啤酒味道的吻绝对称不上多美味,但安室还是不由自主地沉溺其中,抱住赤井的后背回应这个深吻。然后赤井突然问,这是什么?


原来在接吻时赤井摸到了安室胸前的口袋,因为之前两个人都被酒淋湿了,钥匙的形状就显出来了。


安室说,哦这个,是新配的钥匙。赤井问是你家的?安室说对,想给柯南的。赤井说厚——,声音里带着一丝危险。他说你这就打算出轨了?真让人感动哪,零。安室说怎么就叫出轨了!赤井说你新配的钥匙不给我反而要给别的男人这可是严重的出轨行为,这个我没收了。就把钥匙从安室口袋里抽走了。安室嘟囔说看到钥匙包想送给你,就买下来了,当时想着如果你愿意收下的话,希望跟钥匙一起给你。然后又被赤井亲了。赤井的手开始意图明确地扯安室湿透的衬衫,安室想推开他,还是动不了。赤井说刚才是你不好,这么可爱的话可不许给其他人听到。


这时有人说,那你们就别让人听到啊。


安室毫不犹豫地揍了赤井的脸,然后终于推开他,看到柯南躺在桌子对面用手捂着眼睛。安室:柯柯柯柯南君……!赤井说好像鸡叫啊。安室给赤井肚子一下,跑过去抱起柯南。赤安两个人向柯南道歉说把他忘了。柯南揶揄说就算捂住眼睛也能听到赤井桑色色的声音和安室桑的喘息,你们让我怎么办啊。安室忙不迭道歉,赤井说小子你用手把耳朵堵住闭上眼睛不就行了。柯南说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第二天,赤井按原计划离开了安室家。过几天安室也要回组织去,家里暂时会没人住。把柯南送走以后,安室摸着颈侧。赤井摇着钥匙出门的时候吮了这个位置,说是防虫用的,绝对留下痕迹了。安室说,你要有效防虫的话,得定期补啊。赤井就笑了。安室觉得这个笑容非常man。


安室想虽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希望能一点点越变越好吧,两个人的关系和纠缠不清的因缘。然后向增员的家里走去。




























评论

热度(365)